[E日報] 宜蘭國際綠色影展觀察筆記3:「競賽片二」映後紀錄

文/ 采誼

今年宜蘭國際綠色影展推出「綠色台灣紀錄片」競賽活動,邀請關注土地正義、環保議題、綠色能源、自然生態等具綠色精神紀錄片參與,並選出12部入圍片,於影展期間播映,映後並邀請導演與民眾座談。其中,競賽片單元二中的《到溪裡種田》和《宜蘭人爭青天》皆在講述宜蘭在地環境議題,而《猴平共存》與《為海龜找生路》則是在探討臺灣時下生態問題。

《到溪裡種田》蘭陽之母的生存危機

「以前只登山,來到節目才意識到,我是消費美景的人。」導演陳佳利是個很喜歡往外面跑的女孩子,後來到公視《我們的島》工作後,才知道原來山上有那麼多問題,於是便透過報導匯集力量來保護山林。

當初會接觸到蘭陽溪的議題,是和她登山的往事有關聯,以往去攀登雪山或是武陵四秀時,經過台七線,聞到味道就會知道到了南山村,當地原住民會在空地曬高麗菜乾,而旁邊就佈滿了蒼蠅,當時的她看到這樣的景象很驚訝,也很深刻,數十年仍無法忘記。

第一次做蘭陽溪議題是在2013年,當時河川公會希望禁用生雞糞以及當地有揚塵問題,而今年四月份會再做則是因為有觀眾致電反應河川耕地面積增加,經過調查,現今下游為了抑制揚塵因此不開放耕種 ,而同樣的面積便移轉到位居上游的南山村。

南山村是臺灣非常重要的高麗菜產地,那邊的泰雅族原住民相對富裕,之前曾因檜木倒伐議題接觸他們,她發現他們是一群很團結的人。從原住民保留地到河川地共有五百多公頃的地,目前只有十幾公頃在嘗試轉作有機,他們是很受到壓力的,不管是耕種成果還是部落的不理解。

她說過去有位記者曾經做過關於南山村的報導,內容在探討紅檜與高麗菜,南山村是一個有很多紅檜在周圍保護他的村落,而當年有一群人想透過做神木步道生態旅遊慢慢的讓部落的人生計得以轉型,不要再用那麼多農藥,最重要的是把土地還給自然。想到竟然有人願意做這樣的傻事,讓陳佳利感到很感動,並覺得他們非常辛苦。

導演說「南山村」就是她的關鍵字,雖然近期透過報導顯示,其耕種面積已有下降,但從用水安全來看,河川地目前雖禁用生雞糞和魚毒農藥,不過其實這些東西一直都在,雖然現在沒有超標,但他依舊在,就是在不斷累積。

但慶幸的是映後時當地七賢國小老師表示揚塵問題在過去他們真的深受其害,但在河川局大量種植甜根子草後已大幅改善。

《宜蘭人爭青天》黑煙下的風光明媚

四座水泥、三座鋼鐵廠,包括化工產業的兩處工業區和垃圾焚化廠,宜蘭地區高汙染產業的煙囪,幾乎都座落於冬山鄉。

為了爭一口氣,在宜蘭,有一群喜歡自然環境的朋友,集結成立反空污行動平台,他們不抗爭,而是以科學角度找尋汙染源到底從何而來,他們集資募款購買儀器,向惡劣的空氣宣戰。

在一次座談會,向來以關注西半部空污議題為主的《我們的島》製作人于立平,透過宜蘭居民的分享,知悉了宜蘭也潛藏著空污危機,她萬萬沒想到好山好水的蘭陽平原,竟也有如此問題。於是決定從公民的角度切入,想找到一條能改善的問題的出路。

「在所拍攝的所有環境議題中,空氣是最難最難找到兇手的。」空氣永遠摸不著痕跡,卻會真實地反應在我們的生活中,也許今天一通電話,能使一家工廠不超標一天,但從長遠來看這仍不是解決之道。

工業區雖帶來無限的就業機會,卻也帶走了數不盡的淨土,期盼這部片或許能喚醒民眾珍惜環境的那份心,畢竟環境永續才是這世代需要認真思索的問題。

《猴平共存》人與猴真的能達到平衡嗎?

「為什麼獼猴會被登山杖打成這樣?打到吐血甚至彌留狀態?」2014年,李啟銓看到這篇嚇人的網路報導,更令他難以置信的是,事件發生地點竟然是國家自然公園,其編制層級僅次於國家公園。

這篇報導領著李啟銓找到「台灣獼猴吱吱黨」發言人美美,並跟著上山認識獼猴。

九歲時,美美跟著爸爸到柴山接觸獼猴,耳濡目染下,逐漸明白獼猴的生態、行為、社會結構,並將牠們視為自己的家人對待。

大眾對獼猴的誤解讓美美相當焦慮。如果能多認識獼猴,就會懂得尊重牠,不會做出引發衝突的行為,人與猴才會有更好的相處環境和模式。

原本觀念保守的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一開始立場與美美相左,主張彼此不接觸就是最好的方式,後來主動邀請美美合作成立志工團,在登山口向民眾宣導正確獼猴知識;這期間,美美運作「台灣獼猴吱吱黨」粉專分享資訊,平日待山上、週末開團帶民眾上山了解獼猴生態。

美美去年暑假在柴山辦了一場獼猴婚禮,今年八月剛生完寶寶,「我現在就有想法,想去紀錄她帶著小寶寶跟獼猴第一次做接觸。」就像當初爸爸帶著美美上山一樣,這個議題需要一直接續下去,也希望這樣的相互理解能一代一代傳下去。

李啟銓最後引用印度聖雄甘地的話,「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看人用什麼態度對待動物。」以友善的態度對待身邊非人類的物種,才能形成更和諧的環境。

《為海龜找生路》最古老的牠們,仍敗給了最現代的文明

導演于立平一開始會拍這部片是看到有一群海洋大學的研究人員他們不僅致力於搶救海龜,還在東北角海岸成立專屬海龜的病房。

他們發現「在臺灣,每年有大約兩百多隻的海龜在海域擱淺或意外中網,其中七成在發現時已經死亡。」很多時候消波塊與塑膠垃圾可能成為牠們與世界最後的連結。

許多海龜解剖後肚子裡是滿滿的人工結構物,有些在治療後每一天都排出很多塑膠袋,而漁網的危害對於海龜更是嚴重,當牠們到海面呼吸時,若是不小心被海上的漁網纏住,可能會因沒有呼吸而窒息,又或是因過度慌張而撞到漁船和礁石。

當時導演其實還拍了另一部片,同樣也是在探討海龜,《海龜新樂園》主要拍攝在小琉球的海龜之島,而《為海龜找生路》當中也穿插了海龜回小琉球產卵的片段。海龜相關議題也仍在拍攝,在未來也計劃將所拍攝的所有內容合而為一,屆時民眾也更能完整的瞭解海龜生態。

海龜「回家」產卵也是這部片所激盪出的另一議題,牠們很固執,沒有找到以往熟悉的家鄉,是不上岸的,這連帶影響的是整個生態系,經過孵化後的海龜只有千分之一的機率能安然無恙的回到海中,如果連能孵化的環境都逝去,那牠們就真的只能等著瀕臨絕種。

近年來,海岸土地開發日益嚴重,這會使得海龜陷入無家可歸的窘境,身為海島國家的臺灣,明明資源如此豐富,但在人們濫用、破壞下,很多美好都以不復見,著實可惜。

Comment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post. Be the first on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