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日報] 宜蘭國際綠色影展觀察筆記9:「米蟲與菜蟲」講座

文/ 昀容

吳紹文,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嘴上和心上念著卻是宜蘭的名字。

「我們總是在陳定南的時期就說了,我們要一個不一樣的宜蘭,所以我們把六輕趕走;我們今天把工業趕走,那接下來要靠什麼吃飯,那很重要。」

「青年返鄉或是對宜蘭有感情的人,就是回來工作,想辦法找創業的機會。這件事情是宜蘭以後一定要走的路,只是那條路長在哪裡?」

「我們的公部門好像老了,跑不動了,他沒有辦法去因應這種新的產業進來。」

「宜蘭到底什麼時候可以準備好?」

坐在吳紹文兩邊的,是玩音樂的小龜和大正。獨立音樂和農業一樣,不是能賺大錢的產業,而他們對未來發展的想像是什麼?面臨的種種問題又是什麼?

和宜蘭有特殊緣分的滅火器主唱楊大正、糧家籽弟品牌負責人吳紹文、絲襪小姐主唱兼賣捌所經理小龜,三人聚在「米蟲與菜蟲講座」,聊農業、聊音樂、聊宜蘭、聊這個世代的未來。

與談人-吳紹文

宜蘭種田不賺錢 只能種別墅?

「好的稻米品牌在哪裡?就是在花蓮跟台東,沒有人會想到宜蘭。」七月收割時,宜蘭的稻就一趟趟送去花東做池上米品牌,「就被載走了,那個價錢多便宜。」

「沒有辦法讓務農的人有好的收入的話,那說實在那個田地就是一塊一塊賣掉,那也是自然的事。」所以紹文成立「糧家籽弟」,想打出屬於宜蘭的農產品品牌。

宜蘭的稻米有什麼能跟別人競爭的特色?糧家籽弟想到的是「湧泉日曬米」。以宜蘭湧泉水所滋養的稻米,不經機器烘乾,而採日曬處理,「老人家有多懷念那個『用曬的米』,那有一種太陽的香味。」

紹文想做的還有黑豆醬油,但宜蘭愛下雨,光是氣候條件就輸西部的180天古法曝曬。所以紹文想嘗試在熬醬油時放入宜蘭著名的果乾,像是金棗乾、柚子乾等,做出特色。

「我有發一個宏願, 我這個糧家籽弟的品牌打出去以後,我的所有生產收入,給農民的就是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是我自己賺的,另外三分之一我就是要捐出來,幫助宜蘭第三勢力的年輕人從政。」不拿兩大黨的錢,自己穩紮穩打的賣小農產品儲蓄精力,吳紹文期待有更多年輕人出來從政,讓宜蘭長出新的樣子,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與談人-楊大正

我們的音樂 Made In Taiwan

獨立音樂可以說是音樂界的小農。滅火器主唱楊大正說,「不管音樂或藝術,有越來越多興趣、越做越專業的時候,他會卡在一個點,就是市場其實還沒有辦法養活他,但是他的野心已經超過市場可以供給的。」

「(假設)我今天寫了一張專輯,然後我這個演唱會連後面的影像我都想好了,可是我就是沒有錢去租那個LED。」地下樂團不像大型唱片公司有足夠資本支撐,只能在現實與想像的夾縫中取捨,盡可能做到最好。但門票多收一百元,馬上就有人反應:你變了,你好商業!

「我們就是在這個時代改變走比較偏前面一點的,某部分就是有一些責任要扛起來。」這兩年,楊大正成立「火氣音樂」公司,主要做藝人經紀,像是安排表演、規劃藝人發展,或是策展活動,例如舉辦Fireball音樂祭。

日本樂團花一年做專輯,在國內跑四十場演出,透過演出收入、專輯銷售支撐下一張專輯的能量;但台灣市場小,沒有足夠收入和磨練支撐創作者往下一個階段邁進。

楊大正覺得要突破這個困境,得想辦法打破國界,把市場延伸出去,「讓大家知道這邊有一批音樂made in taiwan,quality不錯。」

第一年,火氣音樂積極自辦巡迴,邀請其他國家的樂團來表演,「當你手上握有一個品牌的時候,這些都是對等的,我所期待的就是說,當這個通路、網絡打開之後,就是可以(和其他台灣樂團)分享的平台。」

縱使腦子裡有很多好想法,還是必須跨過名為「實際執行」的關卡,「你再會講都沒有用。因為大家沒有看過,就是不會相信。」支持火氣音樂做腦內想像的事,主要是靠接商業演出。楊大正苦笑,「可是這些錢幾乎都會在我們自辦的演唱會跟音樂祭跟巡迴裡面全部都賠掉。」

即便背負債務和運作公司的重擔,但大正沒有動搖,「細數這兩年做了多少事情,雖然我在獲利面很扣分很不及格,但是我們的成績,我們在唱片發行了三張專輯,滅火器兩張,鄭宜農一張, 然後這兩組藝人在台灣的巡迴就超過五十場,而且是按照我們(藝人)的需求做聲音設計、做場地佈置。」

有些事情是不能向市場妥協的

當了媽媽後,賣捌所店經理小龜開始思考,二十年後,孩子成年時所生活的世界是什麼模樣?這個提問讓她選擇以小農作物為店裡食材;縱使成本高,還常常被嫌貴。

「今天下任何(化學)東西下去,這對土地就是一個耗損。我們吃進去什麼根本沒有關係,我們都那麼大了嘛(笑)。」比起人類吃下肚的食物是否健康,小龜更在乎如何友善這塊土地。

小眾市場的競爭力比大市場弱,但吳紹文認為「小」是穩健而純粹的,值得信任,「如果我們今天太快的想要去衝那個市場,我們會做很多妥協。可是我覺得這個世界上已經太多人在做這樣的交換和妥協,我覺得就是要有人維持這個小眾,去往前。社會要有這些人。」

同時也是絲襪小姐主唱的小龜,特別欣賞以前做音樂的態度。時至今日,那些作品還是很好聽,「當初大家在做所有事情的時候,大家想的是一個雋永、是一個經典,而不是快速、 立竿見影的東西。」

現今科技媒體資訊傳播太快、太多,除非很快抓住吸引大家的點,否則很難被看到,「像絲襪小姐,我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沒有人來看沒關係。」小龜的語調很輕柔,但非常堅定,「我不會有『妥協』這兩個字。第一個,我對你別無所求,這個在我們做音樂的出發點是不一樣的。我不需要用這個東西來維持我的生活。」

回應「對到市場胃口」這件事,楊大正自己常聽「草東沒有派對」的作品,而草東的作品會引起這麼大的共鳴,或許是因為作品呈現了當今世代,但因為生活態度和自己不同,「我學不來的,我也不會想去學。」

回歸做音樂的本質,當進錄音室的那刻,就要有做一張全世界最棒專輯的態度,楊大正認為,「就算全世界都不這麼覺得,只有我們團自己這樣覺得,我覺得就是這個態度。」

政府能做些什麼?

「希望未來五年到十年,我們台灣的友善耕作或有機耕作的蔬菜產品價格可以降低,是因為透過政府的補助。」吳紹文認為部分的既定預算應該放在有理念、在做事的人身上,而不是把納稅人的錢拿去補助農藥和休耕;像是歐盟農業預算有六成針對有機作補助,民眾自然願意買有機產品。

楊大正說,「有想法的朋友我都很希望他們能進入體制內。」火氣音樂之所以能做那麼多事,也是因為有文化部的補助,「補助的概念是,你要做一件事情,政府幫你出一半。」

對需要扶植的品牌和計畫而言,政府補助是重要的催化劑。楊大正說,「用比較低的價錢吃到好的東西、認識好的東西之後,他以後會認(這個品牌),這個產業就有競爭力了。」

菜鳥就是要磨 結果磨出了什麼樣的新世代?

楊大正在台灣經濟繁榮的年代成長,人們之間傳唱的歌是「我的未來不是夢」,「可是當我來到三十幾歲,我繼續唱著有夢想的時候,我被取笑, 還說我是騙子,你活在台灣怎麼可能可以有夢想?」

「這個世代大家否定自己價值太嚴重了。」大正不因公司面臨財務困難,就請別人幫忙拍免費的MV、打免費的燈光,「我再這樣做,我就是幫兇。」不想讓這些有才華的年輕人覺得:我已經這麼屌了,但我只是個免費的咖。

社會上的氛圍正好相反,「老一輩的老屁股他就覺得,所謂的商業經營就是壓榨。你菜,就是磨!可是這樣的情況下磨出了什麼,磨出了一個沒有自信的世代,磨出一個酸民文化的世代。」

「明明這個世代的人大家都那麼出色,超越我們這個世代、超越老屁股早該淘汰的世代,可是為什麼大家的氛圍會這麼低迷?」

楊大正想努力的是,「當我還有鬥志的時候,我會很希望去鼓勵到每一個我接觸到的人:去相信自己。因為你只要相信自己的人越多,掌聲越多,你整個社會就會往正向的環境去發展。」

台灣有哪個地方能夠這麼爽

「我其實從搬來宜蘭就滿意到現在,沒有失望過;我很喜歡宜蘭,然後我也覺得自己是宜蘭人。」雖然在宜蘭每辦一場活動就賠一場,但小龜不太在意,再想辦法從其他地方賺錢就好。

小龜很喜歡生活在宜蘭的人,無論這些人原鄉在哪,「我覺得這是一個土地的力量,會把人都變成一個宜蘭人的樣子。」小龜笑說,特別是宜蘭市的人,有一種不太在乎生意怎麼樣的感覺,但如果看到別人需要協助,會慢慢走過來幫忙;跟他道謝,還會裝兇說「免啦」。

「前兩年很鬱悶,喝酒醉會哭,但來宜蘭就不會了。」小龜現在只要打開門,看看宜蘭這個小城市,心情就好了。

楊大正調侃自己曾當過一屆宜蘭女婿(任期兩年),但在那之前,有段時間每週都到宜蘭一趟,做聲音採集工作,對這個地方「太喜歡了。」

即將當爸爸的大正即將步入下一個人生階段,開始思考要給孩子什麼樣的生活環境,「我要停止這些打仗的企劃一整年,我不想錯過我小朋友的成長。」還坦承在講座進行時,「頭腦已經飛去找房子了。」希望在宜蘭生活是一個可以實現的想像。

吳紹文是土生土長的台北小孩,「可是台北不是我的家,我沒有把台北當成我的一個鄉愁的來源,我的鄉愁來源是土地。」紹文在研究所時到南投信義鄉做災後重建 、在美濃從事外籍新娘相關工作,後來又做原住民的工作,「我覺得在那一路上,我都在找我跟土地的鄉愁吧,所以我後來決定種田,也是我想要回應我鄉愁的部分。」好像不做這件事,就是沒有根的人。

大埔事件讓吳紹文意識到地方官是可以殺人的,而宜蘭早期在陳定南執政期間,有拘謹的縣政規劃基礎,想變更地目要五年,所以很少強制徵收土地。如果不跟台北、高雄大城市相比,「要選縣政府稍微文明的地方,那就是宜蘭啊。」

從農舍問題和對BOT案的態度和行動,讓吳紹文感受到人們對宜蘭整體發展的情感認同度高,「宜蘭這邊的公民社會素質和新移來的人口、大家的合作,我覺得宜蘭很好,這就是我要的地方。」

吳紹文現在住在宜蘭員山的深溝村,想喝咖啡、想修農機、想上山,五分鐘路程就能解決,去海邊只需要十五分鐘,「請問一下,全台灣有哪個地方可以這麼爽?」

結束講座準備離席的那刻,吳紹文輕聲的一句鼓勵,雖然是對聽眾說的,但更像發自內心的呢喃,透過腳下踩著的這塊土地,想遠遠地傳達給所有蘭陽平原上生活的人們。

「宜蘭很好,大家加油。」

Comment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post. Be the first on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