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日報] 宜蘭國際綠色影展觀察筆記7:《我們的家》

文/ 采誼

對你來說,家是什麼模樣?

一位宜蘭南澳泰雅族的武塔國小老師 Wilang,從小跟著耆老上山打獵學習藤編,使他擁有一顆愛好泰雅文化的老靈魂。

2014 年起策劃「尋根計畫」,帶著武塔國小學生回到舊武塔部落,尋找祖先們居住過的地方,然而舊部落僅存一片片破舊的石板,家屋究竟長什麼樣,開啟了 Wilang 對泰雅家屋的想像。

對 Wilang 與熱愛編織的泰雅妻子Pisuy 來說,「家屋」應該是一個可以生活的家,在這裡可以看到婦女編織工藝器具,獵人用小米醃製獵物,在平地展示用的家屋,已喪失「家」的功能。2016 年初,夫妻倆決定在阿嬤留在半山腰的耕地,蓋一棟「會呼吸的泰雅家屋」,找回泰雅傳統的文化。

2007年導演黃皓傑為了拍攝蘭陽博物館原住民相關影片而結識Wilang,那時他們沿著南澳古道從武塔走到寒溪,歷時五天,足跡遍佈宜蘭大小部落,以前的臺階和國小等建築物身影都仍佇立在舊部落裡,印象最深刻是有一次走過流星部落,還發現許多從日本人手中遺留下的酒瓶以及埋在地底下的木炭和瓦片,令他覺得明明有這麼多的文化都還保留著,為什麼現代人卻很少知道,很少去發現。

直到2014年,Wilang的一通電話,《我們的家》正式展開拍攝,電話中Wilang說他已經找到建造泰雅家屋的方法,想開始著手打造,起初黃皓傑還以為這個計劃是一場玩笑,但後來他發現婚後的Wilang這次是真的認真了,Wilang的妻子Pisuy則是這幕後的一大推手。

在2016年,泰雅家屋正式動工,費時半年,家屋落成。

而至於家屋要透過什麼管道才能去參觀,導演黃皓傑表示,最直接辦法就是去武塔國小找Wilang,他是很希望這個地方能被發現的,也很樂意和民眾分享家屋的美。導演黃皓傑也很推薦大家實際去走一趟,因為相較很多地方所展出的泰雅家屋,那邊更有人味,也更有家的溫度。有時Pisuy也會在那兒教人編織,幸運的話還能吃到Wilwng現捕的山產,更特別的是由於家屋是採用天然建材打造,在工法上有能使房屋調節溫度之效,因此家屋便呈現冬暖夏涼的狀態。

家屋近期也有不定時開設一些編織課程,相關資訊都會公佈在臉書「Pisuy Poro」,內容有包括像是用黃籐編的竹簍,或是苧麻編織的織布,在這都能學到。明天五、六月也會在武塔國小有一場織布展,展出當年中研院向南澳所收購的織品,目的是想讓更多民眾能更近距離接觸並瞭解織布背後的意義和得來不易。

導演說拍了很多,《我們的家》只是他記錄整個過程的一小部份而已,目前也持續在拍攝,這部片原本要叫《獵人與織女》,主要呈現Wilang的山中生活和Pisuy找回泰雅傳統織布文化的過程。

除了與家屋有關的內容,「教育」方面也是導演很想著墨的,他原始的構想是想拍孩子們「回家」的過程,片中在此雖只有呈現短暫的片段,但實際上,那時Wilang帶著武塔國小的學生去舊部落裡走了一遭,學生們都很勇敢、很厲害,拔山涉水皆難不倒他們,在追尋的過程中,他也發現小朋友們其實是很快樂的,比起課堂,山林似乎更能讓他們自在。

而在拍攝的過程中,最難的其實是拍攝團隊的找尋,剛開始導演都是獨自一人扛著攝影器材上山,為了捕捉Wilang和學生們上山的畫面,他總是需要衝第一,去看哪個位置、哪個角度比較適合拍攝,所幸之前他已和Wilang去攀爬多次,又憑著以往在登山社的經驗,這些還算能負荷。

對於尋根,導演在過去登山時認識許多原住民,發現他們對於自己的腳下的土地都是那麼的瞭解,但卻無法在教育上使下一代也知道,拍這部片是以自己為出發點,想找一個方法,去瞭解自己家鄉的過往。

過去因戒嚴時期,身為金門人的他,無法從教科書上得知家鄉的歷史文化,直到長大以後,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那麼的不瞭解自己週遭的種種,目前他也著手拍攝金門,在拍攝期間他看到近年來崛起的廈門,開始想著金門未來發展該何去何從,這部作品也預計於明年年底完成,想瞭解黃皓傑導演如何走出同溫層,以更多元眼光去看待金門的觀眾也請拭目以待。

Comment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post. Be the first one.

Leave a comment